界面设计≠屏幕设计

发布时间:2020-07-15 11:03:00

所有在网上做设计的人几乎每天都会接触电脑和手机屏幕。例如,我的UI交互设计工作主要是根据需求绘制原型图和编写文档。但我今天想说的似乎与此无关。我想谈谈屏幕外的用户界面交互设计。

所有在网上做设计的人几乎每天都会接触电脑和手机屏幕。例如,我的UI交互设计工作主要是根据需求绘制原型图和编写文档。但我今天想说的似乎与此无关。我想谈谈屏幕外的用户界面交互设计。

在UI设计领域,我们几乎总是接触到一个概念:接口。我们经常说“人机交互”,其实中间的一个“接口”被省略了。狭义上讲,对于大多数电子产品来说,人是用户,有一个输入到界面的过程。界面将用户的输入转换为机器语言,然后由机器进行处理。机器将处理结果转换成界面上人类已知的信息,然后输出给人类,形成一个闭环。

这里我们发现有两个过程,一个是将人的输入信息转化为机器的可知语言,另一个是将机器的处理结果转化为人的可知信息。纵观几十年来人机交互的发展,这两个过程一直是一个优化过程。这一过程是由设计理念和技术突破带领的。在设计中,提出前瞻性的思想和理念,激发技术,克服技术难点,实现设计。

从初的Cui到GUI,再到Tui、VUI和NUI,我们可以看到,在这个过程中,机器的性能要求越来越高,人的输入输出成本越来越低。人机交互的发展实际上是从机器到人的发展。我们要求机器能够说话、听、看、甚至理解(机器学习、人工智能等),这些都是朝着我们人民对**的认知和对信息的感知方向发展的。我不得不说,懒惰的人!懒惰使技术进步!

然后回到界面。界面作为人机信息传递的媒介,是交互设计者为关注的问题。然而,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交互设计,我们往往会产生一种误解,即所谓的界面就是电脑和手机上的屏幕。我们所说的“界面设计”更像是“屏幕设计”。

当我们对界面有一个抽象的、笼统的理解时,就会发现界面的本质是信息的传递和显示。所以这里有三个问题:

在NUI时代,屏幕仍然是的信息载体吗?

让我们分享一些界面设计的例子来回答这三个问题。

我们几乎每天都能在电梯里看到楼层按钮。这样的接口非常常见,以至于我们常常忽略了它们也是一种接口。也许有些人认为这没什么。没什么可设计的。实际上,我在不同的地方见过几种电梯楼层按钮的布局设计。有的从左到右,有的从下到上。哪个更合理?楼层较多时,是否有必要进行优化设计?开门和关门按钮适合顶部还是底部?如何更清楚地看到楼层到达提示?当数字键盘成为我们想要设计的界面时,这些都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就车身而言,我们的乘坐行为是输入,车头的方向指示灯是输出。然后车头可以理解为一个界面。它所传达的是告知用户转向信息和部分路况信息。在这个界面中,交互设计师可以思考很多事情:如何在户外自行车场景中有效地传递这种信息?哪些信息是合理的?这些信息以什么形式传达给用户?如何确保用户收到信息?这种界面交互思维是我们通常不会遇到的。

下一个例子是我参与设计的小机器人。在这个机器人里,我们看到熟悉的屏幕,也就是机器人的脸。但除了这张可爱的脸,小杜还可以“调情”。当我们做这个机器人时,我们会考虑如何使它更像一个人。想象一下我们如何与活着的人交流。表情、语言、身体等。这是人类交流的方式。

所以当我们设计一个机器人时,我们不能把它完全设计成一个机器。虽然有一个屏幕,但当我们和某人交流时,我们可以点击他的脸吗?一点也不。我们相互交流的主要方式是语言交流。当我们亲密的时候,我们会有身体接触。我们并不觉得这些交流方式奇怪或奇怪。所以当我们设计一个小的比例,你也可以触摸它的头。它会害羞地微笑,或者心满意足地看着你。当你触摸它的手臂时,它会告诉你外面很冷,你记得要多加一些衣服。这与人类的自然交流很接近。在小杜,所谓的界面不仅是脸上的屏幕,更是全身,我们的输入方式也变得多样化。

以上都是已经登陆的产品的例子。下一个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研究项目。研究方向是变形金属。

在这个例子中,我们可以看到金属通过自身的形态变化来表达一些所谓的“情绪”。我们可以想象,如果这样一个可变的金属成为一个界面,我们会有什么样的输入,它会有什么样的反馈?这个例子显然离我们很远。我们只是模糊地意识到某些可能性,不知道我们会去哪里。但我认为这是交互设计研究领域中非常有趣的一点。对于未来,我们可以探索,我们可以期待,我们可以尝试错误,有些事情我们认为会成为可能,我们会学习。它可能不起作用,它可能带来新的互动方式,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。

我们通常所指的界面主要是通过视觉感知的。所以对于盲人朋友来说,视觉通道是关闭的。对他们来说,这种展示几乎毫无用处。因此,一个团队为盲人设计了一个触摸界面,并通过语音输入以点阵盲文的形式呈现信息。

盲人触摸屏页面的刷新率一般都很高,因为学习和训练盲人的盲文阅读速度惊人。在交互设计方面,如何让盲人读得好,盲人是否有更好的阅读体验,如何区分文字和图片等,这个界面的设计需要一个严谨的交互设计过程来解决。

通过以上的例子,我想分享一下我对“界面”这个常用词的理解。

我们可以看到,在不同的产品中,我们面对的界面不再只是一个屏幕。作为一个交互设计师,我们不应该只关注眼前的发光盒。很多年后,我们可能在各行各业,做界面设计,只有一些人在做屏幕界面,一些人在做其他界面,但我们仍然是交互设计师。

当我想再次刷朋友圈的时候,也许我不必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。嗨,谁知道呢。